超过一万名485签证持有人境外签证过期!还有一万多人将步后尘…

查看:350

28-9-2021 16:12

随着疫情蔓延的时间越来越长,被关在澳洲国门之外、迫切希望入境的人的队伍也越来越长。


排在队伍后方、不受澳洲公众关注的一个庞大群体是成千上万名“刚毕业”的留学生,他们在大流行爆发前回家探亲访友,这一走,就彻彻底底打乱了他们毕业后的所有计划。18 个多月过去了,他们在境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485签证过期之日一天天临近,却什么也做不了。

485签证,通常被称为毕业生工作签证,允许最近从澳大利亚教育机构毕业并获得学位的国际学生暂时在澳大利亚生活、工作和学习。签证有效期通常在两到四年之间,具体取决于申请人的资格。澳媒指出,这个签证本身的申请费用 1680 澳元就不便宜,但它能够获得宝贵的工作经验——并有可能找到获得永久居留权的途径——这吸引了许多留学生愿意支付超过 60,000 澳元来澳学习。


他们或许想不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引发的封锁会让他们的485签证形同虚设、白白浪费。

内政部数据显示,自 2020 年 2 月以来,超过 14,450 名 485签证持有人在境外绝望地看着自己的签证过期。只要澳洲国境一天没开,这个数据还会持续增长,因为现在仍有差不多 13,150 名持有 485 签证的毕业生在澳大利亚境外。



其中有一些学生在家人贷款支付其学费后陷入严重的财务困境,因为他们现在返澳洲工作的机会渺茫,赚钱偿还日益增加的利息的手段有限。还有一些学生则要为他们留在澳洲的公寓、汽车和财物支付租金和保存费,因为他们离澳时根本没预料会走超过一年的时间。

几个月来,这些毕业生一直恳求联邦政府冻结或延长他们的 485 签证,因为他们知道将被最先允许进入澳洲的人会是 46,500 名想要回家、但因入境限制和航班有限而受阻的澳大利亚人,而不是他们。 

25 岁的巴基斯坦男子Saad Ahmad表示,他前前后后花了 65,000 澳元在墨尔本的私立大学霍姆斯学院攻读会计专业,在 2019 年 12 月获得为期两年的 485 签证。但在 2020 年 1 月返回探望生病的母亲后,他一直滞留在巴基斯坦,现在他的签证只有3个月了。

“现在看到我的签证将过期实在太痛苦了!我们为我们的学位支付了这么多钱,在完成学位后,我们好不容易获得了在澳工作的机会,现在都打水漂了。”Ahmad说,“我们并不是说政府现在必须让我们返澳。我们理解并尊重澳大利亚人的安全是第一要务。我们只是要求政府至少给我们一些仁慈,延长我们的签证,或者只是冻结,直到疫情好转。”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一位印度的留学生Akshdeep Singh在 2020年2月获得485签证几天后,离开澳洲回国去探望他的家人,然后就回不来了。

“我的签证有效期是 24 个月,其中超过 17 个月我都是在境外度过,内政部始终没有给出交代。我写信给内政部说,如果你不能延长或冻结我的签证,那么你最好还是取消它,因为它马上就要在 2022 年 2 月到期了。

万万没想到,此话一出,求仁得仁,Singh于 8 月 5 日收到内政部 (DOHA) 的通知,确认他已自愿要求取消签证。

一周后他收到移民部的正式取消通知,表示根据《移民法》第 128 条,他的签证已于 8 月 12 日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取消,他顿时两眼一黑。

移民部长Alex Hawke本周透露,移民局会在今年之前发布相关公告。他正在与教育部长一起解决这个问题,将收集到的建议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工党议员 Julian Hill 强调,政府已经“向这些毕业生做出了承诺,我们应该兑现它”!